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财经导读 >

对标世界三大著名湾区 粤港澳大湾区成全球新的经济增长极?

时间:2018-05-21 23: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编者 点击:

开栏语

以纽约湾、旧金山湾、东京湾为代表,“湾区经济”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作为湾区中的新军,粤港澳大湾区也开始成为世界经济版图中的一个亮点,还被视为除上述三大湾区以外,未来全球经济的第四个增长极。

实际上,从2008年开始,有关粤港澳地区合作发展的政策就陆续出台,直到2015年,“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此后数年,在政府的多份规划文件中均多次提出要携手港澳地区共同打造粤港澳大湾区。

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迎来标志性的进展,此概念正式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此后,《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签署,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加快推进。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正在制定当中,很快会出台。这个由“9+2”个城市组成,以逾6000万人口,用中国不到1%的土地创造出全国10%GDP的城市群,即将把梦想照进现实。

对标世界三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存在怎样的优势和现实难题?如何破题?乘此东风,接下来的几个月,证券时报将推出“聚焦粤港澳大湾区”栏目,每月一期,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交通网络建设、金融功能定位、产业协同互补、制度协调机制等方面出发,实地调研探究这四大问题,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提供决策参考信息。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对于东京湾、纽约湾和旧金山湾这世界三大湾区的成功要素,经济界普遍认为离不开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开放的经济结构、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庞大的经济体量和强大的产业集群效应。从世界经济版图来看,全球六成的经济总量集中在入海口,在距离海岸100公里的沿海地区,集中了全球超七成的大城市、人口和资本,“湾区经济”已被视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目前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已在制定当中,很快会公布。这预示着,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世界一流湾区的政策靴子即将落地。

实际上,粤港澳大湾区在多个经济指标上已经超过或者接近世界三大湾区,其2016年的经济增速更是其他三个湾区的2~3倍。对标世界三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有哪些优势和短板?离世界一流湾区还有多远?

对标交通网络:

具备国际一流湾区条件

400多年前,被分封到日本关东的德川家康不曾想到,自己踏上的这片为山海所禁的江户土地,却因拥有良好的岸湾条件,迎合了日后世界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大趋势,而成为世界三大湾区之一——东京湾。

如今的东京湾区,拥有横滨港、东京港、千叶港、川崎港、横须贺港和木更津港等六大港口。这六大港口与羽田、成田两大国际机场和东海道、北陆、东北等新干线以及数条高速公路一起,构成了东京湾区与日本国内和全球主要城市之间的海陆空立体交通网。此外,东京湾还拥有大量产业专用码头,有力支撑了湾区两侧延伸的京滨和京叶两大工业带的人流、物流的大进大出。

在大西洋的西岸,有一个世界天然的深水港——纽约港,依托这个港口,由纽约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等31个县联合组成的纽约湾区能够顺利地发展海洋贸易,使纽约的制造业产值在19世纪中期成为全美第一。而在后期的制造业转型服务业过程中,港口也给纽约及辐射范围输送大量的物产、人才、财富等。

纽约与其周边城市间的便捷交通,使区域内的经济效应更加明显。在曼哈顿工作的小周告诉记者,自己以及身边的不少同事和朋友一般不会选择居住在曼哈顿,而会选择周边,如新泽西州、长岛等地,“在周边城市可选择的居住环境会比曼哈顿好很多,去纽约上班的交通也很方便,我大概花1个小时。”小周介绍。据介绍,在曼哈顿中城的东西两侧有两大轨道交通枢纽,西部的纽约宾夕法尼亚车站和东部的中央车站,这两个车站每十分钟就有开往新泽西州、长岛和康涅狄格州等地的列车。

回到粤港澳大湾区,在旧金山湾生活多年的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第一次俯瞰港珠澳大桥时,不禁感叹“旧金山湾区的5座大桥长度加起来还不到港珠澳大桥的一半。”作为世界级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于去年年底落成,连接香港、珠海、澳门三地,大桥通车后,珠海至香港的时间将缩短至半小时以内。

此外,虎门二桥、深中通道、穗莞深城际快速轨道、广深港高铁等交通工程,均在密集推进中。根据广东省综合交通运输“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将进一步实现“12312”交通圈,即广州与珠三角各市1小时通达,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各市陆路2小时左右通达、与周边省会城市陆路3小时左右通达,广东与全球主要城市12小时通达。“旧金山湾区的公共交通已经算是美国最好的了,但是便捷度还是不及国内。”在旧金山留学的小曾说。

值得一提的是,粤港澳大湾区还拥有全球吞吐量排名第三的深圳港、排名第五的香港港和排名第七的广州港等世界级港口,2016年这三大港的总吞吐量6247万标箱。从基础设施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已具备建设成国际一流湾区的基础条件。

对标科技创新:

提升科研比例和专利质量

东京湾区的京滨工业区内,聚集了佳能、三菱电机、三菱重工、索尼、东芝、富士通等耳熟能详的大企业及其研究所,这些具有产业创新能力的机构使得京滨工业区具有很强的管理和科技研发能力。广东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课题组研究发现,这是东京湾能创造经济奇迹背后的重要原因。

此外,京滨工业区还建立了产学研协作平台,促进大学和企业开展科研合作。日本还将原来隶属于多个省厅的大学和研究所调整为独立法人机构,从而赋予大学和科研单位更大的行政权力。同时,日本把科研的主体放在企业,每年企业研发经费的投入占日本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的80%左右。

而在旧金山湾区的硅谷,则云集了如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以及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斯坦福大学直线加速器中心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等国家实验室,还有硅谷大企业先进的研究机构。

这些高校培养了大量高素质人才,成为硅谷源源不断的人才库。调查显示,从2009年至今,斯坦福和伯克利两所高校毕业的学生分别有数百人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获得风险资本的支持,人数远超列入调查的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大学。

以市场为主导的风险投资对推动这些初创公司的成长起到关键作用。这也是硅谷的优势之一,聚集了大批风投公司,包括美国的顶级天使投资人、大企业的风投机构等。高校、研究机构、人才、风险资本,以及其他的创新创业要素有机结合,营造了硅谷特有的科技创新生态系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